在曼谷最黑暗的地方晚餐 | Dine in the Dark

「在黑暗中晚餐」,這是怎樣的一個概念?是指在治安不好的地方嗎?我不敢。那是指在微光環境下晚餐嗎?舉凡在長灘島的沙灘上看火舞、月光下在泰北的高山上露營、或是仁愛路圓環周邊重氣氛的西餐廳裡,很多用餐環境都是伸手只略見五指的,如果只是點個爉燭就說是在黑暗中晚餐,那就一點也不稀奇了。

DID(Dine in the Dark)是在歐美已經實驗一陣子的用餐方式,主打在「無光環境」下用餐,無光環境就是伸手不見五指,就像閉著眼睛吃飯一樣,歷史可參考美國專門提供此服務的餐廳「Opaque」。如果你有興趣的話,現在要體驗這種奇特的晚餐吃法倒不必遠渡重洋,曼谷就吃得到。

在哪裡?就在Ascott Sathon這間飯店裡,我也是聽朋友說才知道的。我不清楚是否住這間飯店就可以要求晚餐改成DID,但可以確定的是,事先訂位是必須地,因為席次有限。九月初我就到了DID體驗了何謂「視覺無用」,以下就是用餐的流程。

Map

Ascott Sathon離Chong Nonsi BTS不遠,從1號出口直走遇Sathon路右轉約五分鐘就能在馬路對面看到了。進去飯店後就會有DID的餐廳指引。

到達DID後,服務員會讓你選擇三種套餐:International、Thai 和Vegeterian,選完後你得掏出身上任何可自體發光的東西,比如手機、相機或手錶等等,帶有螢光的物件則是不必,因為餐廳裡真的一點光都沒有,除非是用化學反應發光的物品才別帶了,以免成為餐廳裡所有人的焦點。

財產都暫時充公之後,每個人都會由一位視障人士帶領你進入餐廳,然後就開始用餐了。看到這裡,如果你還抱持著興趣、想要有自己的體驗的話,請立刻停止閱讀並聯絡+66-(0)2-676-6676 / [email]info@DIDexperience.com[/email]預約,它們只提供晚餐(廢話)。反之,如果你覺得先了解一下我的經驗也沒差,那麼請再繼續閱讀吧,因為這一餐並不便宜,我無法對減損了任何人的用餐體驗負責。

(雖然如此,以下文章中的用字遣詞仍經修飾及模糊化)


↑這是用餐環境。

一進入餐廳時,我只覺得是到了一個沒開燈的地方,興奮與期待遠大於生理上的實際感受,而且服務員會指引你走到你的位子上,並沒有什麼難度。等到坐下來幾分鐘後,當我試圖去習慣身前所在環境時,浮現的感覺才是五味雜陳。

首先,我覺得四周很吵,因為同時有很多桌的客人及服務員在交談。有趣的是,人們在黑暗中、更精準一點的說法是進入了這種環境下,說話會變得很小心並降低音量,可能是生物的警覺本能吧。但是我卻比平常聽到更多聲音,原因之一是大家都看不到,當然要用說的,再來是當人們看不見時,本來就會更用心去聽。


↑這是餐桌上的景象。

接著上菜後,你可以請求服務員幫助你用餐,但我沒有馬上這麼做。一來是好勝心強,二來是DIY才能體驗當你習慣使用的視力消失時,那種眼睛睜得再怎麼大都沒用的無助感。用餐的過程中,我發現不只是聽覺,連味覺、嗅覺這些細胞都比平常靈敏許多(或者說是無法忽略),也了解原來看得見時,跟本很少會去注意各種餐具的觸感。而且可能是因為帶著點恐惧,摸到任何東西時都會先嚇一跳,尤其是冰冷的紅酒。

用餐時的另一個趣味點是,你不會那麼容易就猜到、知道前面的餐點是什麼,也無法推測下一口會吃到什麼。一開始你得熟悉餐具的擺放位置(用完亦得記得),再來,菜來時,你會不知道該如何開始(除非尋求服務員幫助),因為缺乏預設立場,跟本就不知道要拿什麼餐具,只能先隨便拿一個在餐碗中亂戳,並淺嘗輒止,再決定是否該換餐具來進行下一口,過程層次十分豐富。


↑這是我的主菜。

除非刻意,不然用餐的過程並不快,因為什麼都看不到。等到餐點都上完,你也「認為」自己已經吃完時,服務員會帶你離開餐廳,並讓你看看剛才到底吃的是什麼。我不會說這是巔覆味覺體驗,因為餐後當你看到沒吃完的殘餚冷羹時,你不會覺得是多特別的菜色。至於是不是熟悉的菜色?如果要我說的話,就乾脆貼圖好了。我當初並沒有想要照相,理論上也不該,因為我相信這樣的設計是經過巧思,公開了只會讓更多人失去樂趣。

至於背包客最敏感的價格,餐點本身並不與晚餐的價格等值,這個價格在外頭有更多好選擇,唯體驗無價。建議有興趣的人可以寫信處理訂位事宜順便詢價,因為網路上其它人透露的金額有點混亂,原因不明,但不足為信。可以確定的是,你在訂位時,他們就會告訴你一個人的晚餐費用是多少,並與選用的餐點無關。

看到這裡,一定有人會覺得「啊我就找個沒去過的朋友家,從進門就閉著眼睛不就好了?」,一開始我也是這麼想,甚至直接找個朋友帶我到陌生的地方吃飯,從到尾都帶著眼罩就好。但是當你進一步思考細節時,會發現有很多困難需要克服,比如:

一、看不見,但是卻聽得見,你還是可以靠別人的交談來得知身處何處。
二、DID的菜色不是隨便設計的,請想像如果閉著眼睛吃火鍋、熱湯、或打翻就會很麻煩的東西,也太不合適。
三、雖然暫時失去視覺就已經可以讓你很難猜到在吃什麼,但是味覺跟口中的觸覺經驗還是會幫助你想像各種可能性。不管是在台灣或曼谷,要馬上說出什麼料理是沒看過跟吃過、聞過的,我想也有一定難度。

最後,有點我想必須解釋一下。進入用餐環境時,每個人專屬的服務員都是視障人士,英文很好,當天我忘了問是否有中文服務,不然如果英文聽說能力欠佳的話,那用餐過程應該會非常艱鉅。DID表示營利的固定比例是捐作公益用途,我不會這樣就認為該為這套晚餐的高額訂價背書,但這種刻意的用餐體驗並不是對視障人士的不敬,反而能讓我們更了解並珍惜當下所擁有的,並對它人都能有進一步的體諒。

如果你也想去,以下是幾點小提醒:
一、多點人去吃應該會很好玩,但我武斷地覺得一個人或兩個人才能比較入戲,不會流於喧鬧。
二、這種體驗雖然特別,但一般人不會想要進行第二次,因為第二次就沒意義了,別硬拉去過的人再去,小心有經驗的人破梗。
三、請盡量把餐盤裡的東西吃完,有些人因為生氣或怕糗,吃兩口就放棄,等於是浪費錢。

最後附上一個國外脫口秀的影片,主題就是Dine in the Dark。影片中的內容可能是誇張處理了,但曼谷的DID若也能引入紅外線攝影,記錄下大家用餐時的糗相,應該也會是一大賣點。

廣告

說點什麼吧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